<sup id="re533"><pre id="re533"><th id="re533"></th></pre></sup><progress id="re533"></progress>

    <dl id="re533"></dl>

    <sup id="re533"></sup>
    <dl id="re533"><menu id="re533"></menu></dl>

      <div id="re533"></div>

        <dl id="re533"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re533"><menu id="re533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re533"><ol id="re533"><thead id="re533"></thead></ol></dl>
          <dl id="re533"></dl>
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re533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彼此喜歡的人

              情感文章

              彼此喜歡的人

              更新時間:2019-03-06 09:11 手機版

              彼此喜歡的人

                文:蘇幕

                “其實我不得不承認,你挺厲害的,就算你開始沒那么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高考前給同桌的加油紙條里寫了這個,她把另一個小紙團扔給我,我打開一看,上面寫著:你是我見過最牛逼的同桌,我一向在追逐你的路上不斷前行。那時的她,成績比我好許多,穩居在班上前三名,而我呢,成績忽上忽下,撲朔迷離,當然這主要是托了我差勁的理科的福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日記本上寫著:我是挺喜歡你的,但其實我沒那么喜歡你。[由www.mcgk.tw整理]

                我和安的故事,從哪里開始講呢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倆從幼兒園開始就在一齊讀,小學一齊,但是初中不是。因為我們這個市按學區確定校園,我們兩戶人家雖然住在一齊,屬于親密無間的對門,但是我爸媽之后買了學區房,我就去了市里最好的初中讀。而安就按照學區在市里相對差一點的校園讀書。那是我們第一次分開,各自走向各自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好的初中好在哪里呢,可能是好在極高的升學率,嚴格的老師,或許還有,永久做不完的作業?反正我在我所謂的最好初中里活得焦頭爛額,永久趕作業趕到雞飛狗跳,時刻還要提防著被批評教育。心理壓力更大的是,出于對父母舉債買房子這件事情,我一向都是心懷感恩的,但是有時候我也會覺得這有點在威脅我。雖然我的初中是有接近百分之八十的升學率的,我卻還是惴惴不安,萬一我是殘存的吊車尾,那我豈不是完蛋?這種恐懼感在我心里累積,越來越深,隨著試卷難度的不斷增加,分數的不斷下降。我每一天都很焦慮,我整個初一,過的都不是太順利。我不懂地理,數學也不好,適應潛力也極差,比起我的同學們,我不僅僅像只丑小鴨,還有那么點像,誒,野山雞。

                安活的很開心,很順利。相對差一點的初中,就讀的多是民工子女,相對對教育都不是很重視,有些人又十分的社會,逃課打架的事情并不稀奇,她的初中,能升學到重點高中的一年一只手都數的過來。安是校園難得成績又好,長得又好看不做作的乖女孩,老師很看重她,把她當尖子生培養,把她指望成了教學的期望。

                初一剛讀完那個學期,安拿了獎學金,得了各種各樣的榮譽,貼在他們校園的宣傳欄里,甜美可人的小姑娘,優秀的女學霸,這些都是她的標簽。那個學期我什么也沒有,就埋沒在我們那座最優秀初中,成為教務處填寫成績的一個姓名符號。

                成績單剛拿回去,我媽就把我罵了一頓,意料之中的,言辭之中依舊離不開房子和安。“你看看人家的姑娘怎樣又會讀書又聽話,我們把你送到最好的初中去,到時候還考但是人家一個不買房子,隨便一個初中讀出來的。你這個孩子怎樣就那么不上進的阿!”

                有那么一瞬間,我的頭腦里充滿了安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蹲在角落里哭,猛然站起來,朝我媽大吼了一句,“你少拿房子威脅我,又不是我非要去讀的,憑什么怨我?你喜歡她,去當她媽阿!”

                推開門那一瞬間,安剛巧打開她家的門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光猝不及防對接上,我含著淚光,惡狠狠地蹬了她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初中生活是從初二開始改變的,因為我初二的時候發現自己對歷史和政治有驚人的天分,這可能得歸功于老是喜歡給我講野史的老爹,給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總之,從初二開始,依靠我優秀的文科,我的生活顯著的好了起來,除了時不時來惡心我的數學。在這段時期里,我跟安的聯系也漸漸減少。這真不是我留意眼,其實是因為我是上晚自習的,但是安不上,我倆回家時間根本不是同一個,見面的可能微乎其微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和安在一中保送生的考場上又遇到了。什么是保送生呢,就是我們市最好的高中一中根據每所初中的升學率,拿出部分名額進行保送生招生,保送生考試的錄取率極高。我讀的初中有近一百個保送生名額,而我大概就是搭上了末班車。安的初中只有兩個名額,她是年級第一,拿到了名額。怎樣看,都像是我灰頭土臉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發錄取名單就在當天考完晚上,黑壓壓的名單,將近四百人。我很匆忙的在找自己,一眼看到了安的名字。“我就說嘛,她怎樣可能考不上呢!”,這是我媽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一方面找著自己的名字,一方面別過頭去。

                高中一開學高一我們是一個班,而且是同桌,原因可能是,我們都比較矮?

                總之舊友相逢,我們的氛圍極其融洽,恨不得抱著對方把這些年來的委屈都說一說。上課在一齊,下課在一齊,回家還在一齊。早餐一齊吃,午飯一齊買,有時候晚飯都會跑對方家里去吃。

                活的就和連體嬰兒一樣,而且我們活得很舒適,雖然我一度很奇怪,我們倆那么缺乏安全感的人何以這么依靠對方,實在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是大家眼里最好的姐妹,尤其是當他們明白我們兩個從小一齊長大一齊學習之后,我懷疑要不是我們倆都是女生,他們準能夠給我起哄出一個青梅竹馬的故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高中太難了,我那點理科智力完全不夠用,所幸我的文科還是巔峰水平,因此得以保我不死。安并沒有那么幸運,盡管她是她們校園的第一名,但其實水分不少,由于校園的緣故,安并沒有很好的基礎,好多在我們看來習以為常的知識點,她都不明白,我猜那是她們老師沒講過。我初中的時候個性不喜歡數學老師講一些奇奇怪怪學不懂的東西,因為他講了我也不懂,最后用不了還得怪我。當我上高中以后我有那么點慶幸初中老師的課外知識了,至少讓我聽聰明絕頂的高中老師講話時沒有像個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初中時候的不被重視導致的心理失衡感仿佛一下子得到了補償,其實也不是每個人都那么一帆風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故事當然還在不斷發展,高中的時光過的總是格外的快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就像條不斷掙扎的咸魚,在文理科的大鍋里不停撲騰。文科老師看我像塊寶,理科老師,欸,他們根本不想看我。嚴重的偏科,使我的高中境遇在好過與不好過之間無縫切換,如果考數學,就陰云密布,如果考歷史,就晴空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安沒有我厲害,但是只有我一個人是那么覺得的。除了我,他們都覺得安比我厲害的多。安屬于全科優秀的選手,更為詭異的是,安的數學甚至比語文好了許多,簡直是文科班里的清流。實話講,論單科,安真的比但是我,我看一眼就記住的歷史事件,她看好久才能記住,但安勝在,她沒有偏科,而是均衡的好,湊起來就是頂尖的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每次家長會開完,我媽都要對我的偏科唉聲嘆氣,但是那么久了,我的偏科狀況也沒有變好過。我媽也同樣的要對安的成績贊不絕口,但是沒關系,我習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就跟我習慣了我們兩個一向在一齊,親如姐妹,彼此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  六月的風帶來要高考的氣息,我一點都不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  嗯,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我的確沒什么必要緊張,七選三,英語一年兩考的制度,使得我只留下了語文和數學兩門課要考。我一向覺得,語文考試不靠復習,全考一手靈性答題,至于數學么,我那點數學水平我自己還不清楚嗎,基本的分數已經在了,留下的全靠運氣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覺得我一點都沒改,一條沒什么追求的咸魚。

                安比我緊張的多,當然她追求比我高遠的多,她想去外國語院校學法語,但是專業外國語外校法語專業分數都高的很。

                當然,根據我多年的觀察,安一向都很緊張,或者說,有點患得患失,缺乏安全感。

                醉生夢死的高考后時代來臨了,成績很快就能夠查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皆大歡喜的是,我考上了自己想讀的校園,安最后讀了外國語大學,雖然被調劑成了俄語。數學一般比我高二十幾分的安高考卻和我考的差不多,我把這解釋為我發揮超常,抵死不肯承認是我運氣好的緣故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大學在杭州,安的校園在上海。

                離別的時候,我們抱著哭了很久,看起來真是痛徹心扉的離別。但不得不說,更為感慨的是我媽和安的媽媽,兩個一齊成長,孩子都在一年生的死黨閨蜜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有理由懷疑,她倆把我和安想成了她們倆的翻版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輩子的好姐妹,不離不棄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和安當然沒有決裂,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姐妹反目的戲碼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的聯系在日益減少,因為確實沒有話講,也確實沒有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她的專業和我毫無關系,連強行找話題的可能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她生日的時候,我送了她生日禮物,寫了賀卡,抬頭就是“我最喜歡的小姑娘”,之后她給我回了一封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一向都覺得我比不上你,你有很好的文科天分,有很好的爸媽愿意不惜代價支持你的教育,甚至有很好的運氣。我一向都羨慕你,我們一向是姐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想起初中的時候我對著我媽吼,“又不是我要去讀的”,想起那時候以前因為比不上安而郁郁寡歡,其實我們都在互相羨慕,走不到頭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輩子的姐妹,不離不棄。

                安在我微信里的備注是“我最喜歡的小姑娘”,安微信里我的備注也是這個,我們是彼此喜歡的人。但是所有的喜歡都有距離感,年少的不安,甚至嫉妒,或許是不好的,卻是友誼真實的點綴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可期盼完美無瑕的友誼,不可期望純粹無私的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是挺喜歡你的,但其實我沒那么喜歡你。

              本頁面《彼此喜歡的人》的轉載信息

              本頁標題:彼此喜歡的人

              本頁地址:http://www.mcgk.tw/qinggan/47692.html

             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,謝謝!

             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